红某清

慷慨以赴 上半卷03(克尔苏加德中心向au)

三.读书会

 

       安东尼达斯的集会场所选在钟楼下的一大片草地上,既能享受钟塔带来的阴凉,又清静自在。七八位法师学徒聚集在一起席地而坐,围成一个不大不小的圈,中间放着彼此带来的书籍和资料。克尔苏加德留意到这些人腰间的流苏三种颜色都有,但没有低于两道金边的。

      在他们之中,安东尼达斯年龄并不算大,甚至称得上年轻,不过看得出来每个人都十分尊重他。而安东尼达斯自身的接人待物也挑不出毛病,既亲切随和又不乏稳重。

  “我给大家介绍下,这位叫做克尔苏加德,和我同为雅兰达学院的学生,算是我的学弟。今天受我邀请来参加我们的交流会。”安东尼达斯怕他不自在,特地将自己身旁留出了一个位置,一早就拉他坐下了:“我们之前读过的那篇《元素矩阵建立手法与极限施法数量的关系》就是出自他的手笔,可谓是匠心独运。”

     听到这话,周围的人都向克尔苏加德投来了友善的目光,外向活泼些的还主动自我介绍起来。

  “小学弟很厉害啊,果然是闻名不如见面。听说你才入学两年多就升上第五层。要是再早来几年,恐怕我们现在就是同窗了。”坐在他对面的一位女法师豪爽的笑了笑,朝他伸出手:“我叫伊芙妮,和安东一样,现在就读于雅兰达学院塔第八层,主修雷系法术。我没安东那么厉害,就写过一本《致盲风暴法阵设计与试验研究》还算像样。”

   “我是罗斯玛丽学院第六层的毕维斯,你们在实战训练场最新使用的土系炼金人偶BV790型我参与了研发,嘿嘿,和我搞好关系考试的时候说不定我告诉你它的弱点噢。”

   “毕维斯,你别又带坏新人,何况这还是我们学院的小学弟。”伊芙妮闻言拧了拧那名叫毕维斯的高瘦青年的耳朵,众人不禁哄笑。

  “很高兴认识你们。”克尔苏加德伸出手与他们一一回握。他来之前其实很担心与这些人相处不来彼此尴尬,但的确如安东尼达斯所说,读书会的氛围很好,从他们的介绍中就能知道这里并非不学无术之人打发时间的娱乐场所,而是相当注重实力和研究成果的精英团体。若没有足够含金量的敲门砖,恐怕也不会受到邀请。而且其中不乏有比安东尼达斯更经验丰富才思敏捷的人,这让克尔苏加德对安东尼达斯更高看一眼------如果成员的程度都不能越过他,他很可能会因为陶醉于“为首”之乐而失去组成读书会的良性竞争意义。

      读书这件事一个人读有一个人的趣味,众人读有众人读的趣味。克尔苏加德第一次参与到这种集体中,充满好奇的默默观察着这些成员,越观察越觉得安东尼达斯吸收这些人的确是费了不少心思的,要知道组建一个拥有足够活跃度和学术水平的读书会可不容易。

    “根据史料记载,龙族绝迹是发生在第三次信仰之战后。最后的巨龙在神殿联盟围攻下选择自爆,怒雷峡谷至今都还保留着当时大爆炸造成的深坑。那场爆炸给整个北方平原制造了许多大大小小的空间裂隙,也加剧了魔网破损。从那以后龙族就退出了历史舞台,倒是蜥蜴人开始出现在记载中。”安东尼达斯看向克尔苏加德:“那本《龙族与蜥蜴人的血脉溯源》中是怎么讲的,还要请你为我们大家娓娓道来了。”

      克尔苏加德欣然点了点头:“其实龙族的蛋并非全部都被损毁了,只是孵化一只幼龙需要充沛魔力的浸润,魔网中的魔力越稀薄,孵化出来的巨龙体型也会越小。”他摊开书册,指向上面的一串数据:“这里分别是第一次信仰之战到第三次信仰之战间,神殿联盟对巨龙的记载。可以明显看出来龙族的体型在缩小,鳞甲厚度变薄,翅膀更是逐渐萎缩。到了盛魔时代末期,已经有许多龙蛋无法孵化了,一窝龙蛋孵化率只有百分之三十,加上巨龙本身繁衍周期长,数量少。灭亡也是不足为奇的了。至于蜥蜴人…..很可能就是龙蛋在低魔环境下人为孵化制造出来的没有翅膀的‘小龙’。”

     “这种推测的确是有道理的。实际上我到访过蜥蜴人的领土,虽然因为种族战争,他们的文明有所缺失,但还是有不少蜥蜴人贵族坚称自己是龙族后裔。最关键的是……”伊芙妮翻了翻背包,竟从罐子中取出一部分骸骨来。“我的家族前阵子在棘刺戈壁剿灭了一伙蜥蜴人盗匪团,因为我感兴趣,所以有一副盗匪的尸骨被运回来了。大家看,我手上的这对肩胛骨,还有翅膀退化后留下的翅根痕迹。蜥蜴人….说不定曾经真的翱翔于天空。”

      克尔苏加德惊讶的睁大了眼睛,他的确没想到她能拿出骸骨来:“那你有对它的骨骼做过魔力测试吗?”

    “要说魔力测试,当然是我们罗斯玛丽学院更专业。”毕维斯接过了话茬:“交给我来办吧。早就听说远古龙族从血液到骨骼,无不是顶级的炼金材料,蜥蜴人就算有所不及,我也心痒好久了。”

      伊芙妮没有意见,安东尼达斯也点了点头:“别看毕维斯不太正经的样子,他做起这种事来还是无可挑剔的。”克尔苏加德的视线依依不舍的从那堆骨头上挪开。要知道现在各国虽然很久没有爆发过战争了,但不同种族间的关系依旧紧张敏感,合法来源的异族骨头屈指可数。

      接下来大家又聊了些在不同书籍上关于这一话题的见闻,直到太阳快要落山,书本上的字迹已经看不清楚才意犹未尽的站起身告别离开。

      克尔苏加德拾好书籍,又隔着法袍捶了捶自己酸疼的腰。虽然身体上有些疲累,他的大脑却空前激动活跃,这一下午思维的碰撞激发了他许多灵感,迫不及待想回去读一下别人推荐的那几本书。

   “怎么样,我说了不会让你后悔吧?”众人都散去后安东尼达斯走到他身边笑着问:“下周你还会来吗?”

      如果他不来,岂不是会错过蜥蜴人的骨骼魔力测试报告?克尔苏加德在心中腹诽安东尼达斯的“狡猾”,故作烦恼的把玩着自己的流苏:“虽然不想承认,但今天下午我的确度过了一段愉快的时光。你之前说的加入读书会,我会好好考虑的。”

      安东尼达斯点了点头也没有继续追问,而是换了个话题:“你的宿舍应该也在b区吧?如果顺路的话我们一起吃个晚餐再回去吧。”

      如果是往常有人邀请他一起吃饭,克尔苏加德基本都会回绝。想想看,在一张窄小的圆桌上和另一个人脸挨着脸吃饭?简直是种噩梦!两个人都埋头吃饭不说话会显得尴尬,要是对方不认真吃饭盯着他吃饭,那就更紧张了。说到底习惯了一个人生活的克尔苏加德对一切集体行为都有丝莫名恐惧。

      但今天他突然想尝试一下。大概人就是这么复杂矛盾的生物,明明对集体行动心怀抵触,但有时候看到别人三五成群的结伴行动,他也会羡慕。今天下午尝试的集体行为很成功,这给了他一点信心。

    “好。”克尔苏加德答应下来后,安东尼达斯便走到他身侧与他并肩而行,又聊起了关于下午没说完的内容。对方这种自然的态度大大降低了他的紧张感,而且谈到书本,就算是不善聊天的克尔苏加德也能有说不完的话题。

      他们两人走在傍晚幽静的林荫道上,身后钟塔敲响的钟声不断回荡,那一刻的夕阳既不耀眼也不炙热,一切都恰到好处,克尔苏加德的内心被一种突如其来的满足感填满。

      这就是交到朋友的感觉吗?他想。这也许是个好的开头。新的朋友,新的生活方式,不再孤独一人的人生……

      更令人高兴的巧合是,安东尼达斯和他一样都爱吃炸南瓜丸子,爱喝蜂蜜薄荷茶。经过聊天,他们还发现了一个共同习惯-----读书的时候写大量批注。

      克尔苏加德阅读的时候总会把读书感想、疑难问题,批写在书中的空白地方,而在每本书读完后,还会在尾页留下对整本书的感悟。安东尼达斯得知以后立刻提议两人交换批注过的书籍阅读,用不同颜色的笔在对方的疑问下回答,并把阅读过的与之相关的内容摘抄到卡片上夹在书页里。

   “这样再看一遍的话,一定会有完全不同的收获。”安东尼达斯兴奋的看着他,眼睛格外明亮:“读一本书,却汇聚了两个人的智慧。我一直都想这么做,可惜没找到合适的伙伴。”

  “这的确是个好提议。”

     直到吃完晚餐,挥手告别,抱着安东尼达斯的书站在自己宿舍门口的克尔苏加德才意识到一个问题--------写了满满一整本批注的书籍对于法师来说就像贴身衣物一样私人,让别人可以非常直观的了解自己的思维过程。他们什么时候亲密到这个程度了?

     手放在门把上愣了一会儿的克尔苏加德回过神后叹了口气,嘴角却是上扬的。

-------------------------------------------------------------------------------------------------------------------------

      补充书本的批注让克尔苏加德再次感叹了安东尼达斯的博学多识,单单是一种植物的说明,他就添加了三道备注。而且他的字体端正工整,让人阅读起来毫不费力,赏心悦目。

    “要是我写的太过敷衍,不提别的,单单破坏了书本的美观就足够令人惋惜了。”这样说着,克尔苏加德特地多点了一支蜡烛,认认真真的提起笔从第一页开始批注…….

 

     接下来好几天都未与安东尼达斯见面,克尔苏加德每日下课后依然勤快的回到宿舍为他的书补充批注,有时候甚至熬到深夜才意犹未尽的熄掉灯。这并不是一项短期就能完成的工程,所以一周后再次在读书会的草坪上见面时他们都没有提起批注书的事情。

    嘴上虽然不说,看到彼此眼眶下乌青的黑眼圈时却忍不住相视而笑。

  “哇,搞什么啊,你们俩为什么一见面就开始盯着对方笑。”抱着测试报告的毕维斯突然把头伸进两个人中间,用八卦的语气说道:“在密谋什么好事,也不带我玩。”

  “什么密谋不密谋的。”安东尼达斯瞬间假装严肃的板起脸:“今天的重头戏不就是你的测试报告吗,有什么好事还能让你错过了去?”

      众人说说笑笑后依旧像上次一样围着坐成圈,毕维斯介绍了他针对骨骼的硬度,构成物质和元素亲和等多个方面的测试结果,的确如先前的猜测一样,蜥蜴人与其他兽人族很不一样,并非大陆通用说法那样是新生的亚人种族,反而更像是古老智慧种族的退化。

     没有了更多线索,这个话题便告一段落。法师学徒们很快又转向了对古老植物龙吻草的讨论。

     散会后安东尼达斯依旧邀请克尔苏加德同行。相比起第一次,他们的关系亲近了不少,吃完饭还沿着校内的湖堤散了会步。除了聊书本上的内容,安东尼达斯更是问了一些关于他课堂上的事,并给出自己当初的相关经验。

   “其实你不用太担心莫德拉老师说的那些禁止相斥法术的事情,最后考试的时候根本就不会限制,和我同班的伊芙妮就曾经用过。”

   “嗯,我知道了。”克尔苏加德点了点头,又随口问到:“你对每一个新加入读书会的人都这么热心吗?”

      没想到他无心中的一句话却仿佛问住了安东尼达斯,对方停下了滔滔不绝的解说,停下脚步看着他,好像想努力说点什么,却又像被人捏了喉咙。他猜安东尼达斯自己也没有思考过这个问题,因为他现在正露出那种典型的陷入沉思的表情。

      静谧的夜风吹过他们的发梢,一时间没有人说话,气氛开始变得有点奇怪……

     克尔苏加德终于意识到那句话不妥,补充道:“我随口一问罢了,多谢你的指导。今天时间也不早了……”

   “啊……嗯,那就先说再见了。”安东尼达斯也回过神,夜色下的树荫很好的掩盖了法师的窘迫。他匆匆往前走了几步后又回过头:“那个,批注的事情你不用太赶,我不急的。晚上还是要好好休息。”

   “嗯……你也是。”克尔苏加德第一次觉得夏夜这么闷热,是不是该去换一套薄一点的法师袍?

     “晚安。”



TBC

 

 


评论(6)

热度(1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