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某清

慷慨以赴 上半卷02(克尔苏加德中心向au)

主角:克尔苏加德 配角:安东尼达斯,阿尔萨斯

二.魔法的世界

        鎏金城的学者区位于上城区与妖精之森的接壤处,虽说是个大区,但俨然更像个独立的小城,周边修建起了高高的围墙,将平民与施法者隔开以保障双方的利益。在学者区定居的大法师们组成了秘法联合会,在战争期间为国家提供军事援助以换取平日里王室提供的资源与自由生活,而和平时期这个组织则堪称松散,连例行会议都凑不齐一桌人。当然了,也有少数热心政事的法师会选择加入国王的智囊团,成为宫廷幕僚。

        总体来说这是一座学术氛围浓厚的小型城中城,除了少数商人和手工艺人为法师们提供服务,走在街上你能看到的大多是身穿长袍怀抱书本行色匆匆的学者。

        跟在贾兹巴身后的克尔苏加德深深的吸了一口气,或许是心理作用,他觉得连这里的空气都格外香甜好闻。抬头望向整个学者区的标志性建筑群-----大大小小的螺旋高塔聚集在一起拱卫着一座古朴钟楼,那正是辛厄姆最古老最知名的魔法学院凯尔托林。

      “凯尔托林分为三大学院,以实战为主的雅兰达学院,以炼金术药剂学为主的罗斯玛丽学院和以理论历史研究为主的尤加利学院,它们分别以魔法三女神的名字命名。其中雅兰达学院知名的毕业生是最多的,比如著名的艾格文女士,在种族战争中带领军队将巨人蛮族驱逐到北方边境以外,修建了奔雷城,护卫了人类联盟几千年的安定。而出自尤加利学院的大学士维纶,作为宫廷法师为国家建言献策,缔造了人类最辉煌的光明时代……”贾兹巴正准备向这个孩子介绍凯尔托林的历史,没想到克尔苏加德已经喃喃自语,将学院的历史和知名人物如数家珍般娓娓道来:“每一个梦想成为法师之人的理想乡,帝国的人才培养中心……没想到我也有来到这里的一天。”

       “你懂的还挺多的。”贾兹巴赞赏的拍了拍少年的肩膀:“看见充满激情的年轻人让我也回到了青春时代一般。虽然现在是不比盛魔时期,但我相信你会成为一个不逊色那些传说人物的优秀大法师的。”

        关于魔网衰落的问题,克尔苏加德也有所耳闻,但具体的内容并不清楚。他好奇的看向领路人。贾兹巴也顺势解释道:“能否成为一个法师学徒,要看是否具有魔法亲和力和精神控制力。所谓的魔法亲和就是你先前给我描述的那些围绕你的蓝色光点,它们是水系元素,在你的精神力引导下凝结为实体的冰,这样一个冰盾就诞生了。但你当时释放的严格来说不能算一个法术,既不稳定防御力也不达标。对付花拳绣腿的普通人还行,要是对上一个真正的剑士可就危险了……好了,继续说说魔网的问题。现在你看见的只是米粒大小的光点,你可知道盛魔时代这些水元素能有多大?”

        克尔苏加德习惯性往夸张了想,脑子里立刻出现了兄贵版的水元素,它们有着强壮的肌肉和身材,肩并肩脚贴脚的挤满整条大街……他被自己的幻想吓了一个激灵。

       “那时候他们都不会是单独出现的,而是一整个魔网,就像我们现在看到的天空一样广袤无垠,只要挥挥手,就能从浩瀚的魔网中攫取丝缎一般稠密绵长的魔法能量。上古盛魔时期几乎每个人都能施展或强或弱的法术,织工们只需要操控法术来编织布匹,有造餐术在,饥荒更是从未听闻,魔法扫帚和水桶无时不刻的保持着城市的清洁……”

        与贾兹巴描绘的场景比起来,他先前看见的那些小光点真的可以称得上是残渣了。克尔苏加德不禁惋惜自己没能出生在那个年代。

      “而随着连绵数千年的种族战争与信仰战争,滥用的魔力让各地都出现了空间裂隙,魔网也因此凋敝。就算后来修补了裂隙,魔网也未能恢复。或许是魔法女神的怒火吧,不仅能看见和触摸魔网的人越来越少,现在的法师施展法术也很难从魔网中获取多少助益。消耗更多的精神力就不提了,法术的威力还会下降,能短时间内释放的法术数量也大大降低。等你上完魔法史课程就会了解的很清楚。”贾兹巴一路说着,脚步却也没停下,一路带领着克尔苏加德办理好了入学和入住手续。

       凯尔托林作为法师高等学府,宿舍虽不奢华却极具格调。克尔苏加德告别了贾兹巴,抱着刚刚领到 的一套制服推开宿舍的大门立刻就喜欢上了这里-----巨大的实木书柜镶嵌了整整一面墙壁,可以放下数量可观的藏书。靠窗的位置摆放着雅致的黑胡桃木书桌,休息区则是上床下柜的双层结构。衣柜旁有扇门可以通向洗浴室。空间虽然不算大,但对于他这样喜欢安静读书的人来说刚刚好。更令人惊喜的是由于学徒数量比创校之初少了许多,现在的宿舍可以奢侈到一人一间。

      打开箱子把书籍整理进大书柜后,克尔苏加德才抖开学院制服。这是一件纯黑色带坎肩的长款法师袍,胸前绣着凯尔托林的三色堇标志,另外还配着一顶黑色的尖顶法师帽。衣料质地柔软舒适,比他一贯在家里穿的粗布衣服好多了。这象征着法师身份的一切都让他兴奋,克尔苏加德把头埋进崭新的长袍里深深吸了一口气才平静下来。从懂事以来,他就经常在夜深人静时思考,思考自己究竟是谁,更思考自己想要什么,未来又在何方。若说从前是遥不可及的痴心妄想和模模糊糊的概念,此时此刻站在魔法学院的宿舍里,穿着法师学徒的黑袍。他终于确定,自己想要的未来是作为一名法师踏上追求真理之路的未来。而且要做就要做最好的,要再也没有任何人可以轻视他。

 

      在三大学院分院申请时,克尔苏加德几乎没有犹豫就投递了雅兰达学院,在腰带上挂了一枚紫色流苏。因为他十四岁才入学,在学院塔第一层普遍七八岁孩子里难免显得年龄大。贾兹巴怕他多想,还特意在课后叫住他叮嘱了几句:“你现在虽然在一阶班,但凯尔托林向来看重能力而非年龄。你天资聪颖,只要潜心学习打好基础,很快就能跳级去到合适的班级。学院里有个叫安东尼达斯的孩子就是如此。虽然只比你大三岁,已经接连跳级就读第七层的高级班了。”

      “我不在意这些,只要能学东西就好。今天老师讲的魔法基础理论就是我不知道的,一阶班现在正适合我……谢谢您”克尔苏加德知道这位导师是真的关心他,因此也像敬重自家长辈一般发自内心敬重他。他不太会说讨好的话,千言万语只化作一句感谢。

       “你能有这种心态我就放心了。”贾兹巴欣慰的点点头。“你是我引荐入学的,又和我脾性投缘,我多照顾你一些也是应该的。凯尔托林的图书馆是整个辛厄姆最大、藏书量最多的图书馆,甚至皇家图书馆也不能与之相比,没事就多去看看吧。”

       告别了贾兹巴后,克尔苏加德便按照他的指引迫不及待的前往图书馆一览。走在青石小道上,夕阳下来来往往的法师学徒大多两三结伴去参加课后活动。克尔苏加德与他们错身而过倒也没觉得孤单。他不是来学院交朋友的,因此是否能融入某个集体,他没有太放在心上。从小的生活和那次险些被人杀死的经历,让他只相信依靠自身的实力来保护自己。何况这里大家都穿着一样的黑色法袍。没有人会挖掘他的身世,探究他的衣着。这种环境比之从前已经让人自在万分了。

 ----------------------------------------------------------------------------------------------------------------------------

 

       朝着一个明确的目标按计划前进时时间总是过得飞快,一转眼克尔苏加德已经在凯尔托林度过了两载寒暑。深深沉浸在学习中的他不负当初贾兹巴对他的期望,凭借刻苦努力和优异的成绩一路升到了学院塔第五层,晋升速度之快令人侧目,仅次于纪录保持者安东尼达斯。但后者可是号称凯尔托林百年难得一遇的天才法师。因此在克尔苏加德自己本身未曾察觉的时候,他在学院小报上也已经小有名气。

       他的生活相较于两年之前并没有太多变化,除了周末偶尔会拜访贾兹巴导师和在学者区做织工的玛琳阿姨外,这个年轻的学徒总是宿舍,教室,图书馆三点一线的奔走着。进入第五层后雅兰达学院的学徒们开始正式接触实战训练场。那是由炼金人偶和魔法屏障构建出来的特殊场所,能尽情测试法术强度。而且在导师们管制下,也不必担心闹出性命之危。自进入实战,克尔苏加德对于法术的理解和疑惑便陡然上了一个台阶,这让他不得不花费更多时间在图书馆解答疑惑,甚至连睡觉时间都顾不上了。

      “要说到火系魔法,还是上古龙族得天独厚,在相同的时间内不仅可以施放的法术数量要超过人类,威力也是云泥之别。听说龙火可以遇凡水不灭,驱散诅咒与疫病…..不知道有没有具体点的记载…..”克尔苏加德一边在图书馆的书架间搜寻一边喃喃自语。他的阅读习惯还是和从前一样,不仅会看专业科目的书籍,对与之相关的小知识和传说也充满兴趣。一会儿时间就挑挑拣拣了好几本有关古代龙族的书籍。

       “好像差不多了…嗯?”他正欲转身离开,余光却瞄到了一本暗红色书壳包裹的厚重书籍。“蜥蜴人与龙族的血脉溯源?”这本书的名字一下就引起了克尔苏加德的兴趣,他微微踮起脚伸手去够那本书,却没留意到站在旁边的另一个法师也同样朝它伸出了手。于是一瞬间,他们两人的手好死不死交叠在了一起。

      “!”克尔苏加德这才注意到旁边旁边还有人。他一向讨厌和陌生人肢体接触,但更不愿意放弃自己感兴趣的书籍,因此探出去的右手牢牢捏着书壳不放。好在对方还算识趣,很快撤回了手。他将那本书小心翼翼的从书架间抽出来抱在怀里,这才正眼打量这个和他抢书的家伙。

      “抱歉,没想到你也对这本《蜥蜴人与龙族的血脉溯源》感兴趣。我还以为在考试周大多数学生都不会借阅这种与正课无关的杂谈野史。”那个法师露出了温和有礼的笑容,往后退了一步以示和气。克尔苏加德扫了一眼他的样貌,注意力便集中到他的腰间----那儿也挂着紫色的流苏,不过有三道金边。三大学院佩戴的流苏颜色各不相同,雅兰达为紫色,罗斯玛丽为黄色,尤加利则是白色。而为了区分阶段,在各学院1-3层就读的学徒只有一道金边,4-6层两道金边,高阶的7-9则有三道。就对方的年龄来看,他的实力相当不错了。于是克尔苏加德也微微颔首向他问好:“我只是相信知识皆可以引而伸之,触类旁通。大多数人以为无用的未必就真的无用,此时无用的也未必将来无用。”

      “好一个触类旁通,阁下的见解真是新奇有趣。”那法师抚掌笑道:“在下安东尼达斯,还不知道这位学弟的名讳?”

     “克尔苏加德。”同样戴着雅兰达学院的紫色流苏,自己只有两道金边,对方叫自己一声学弟倒也不算占便宜。不过克尔苏加德的确没有想到会在这里遇见学院里鼎鼎大名的天才法师安东尼达斯,在他的想象中,对方应该是个恃才傲物、飞扬跋扈之人,却没想到算得上恭谦有礼。听说安东尼达斯年仅12岁时就发表了题为《将时光回溯旅行理论应用于精确魔法实践的分枝法》的论文,并因此获得了学院至高智慧绶带。他也是该奖项有史以来最年轻的获得者。

      “啊…克尔苏加德,我听说过你。你有一篇《元素矩阵建立手法与极限施法数量的关系》写的非常好。”安东尼达斯这话倒让克尔苏加德有些意外,对方竟然也关注过他?

      “只是第四层的结业论文罢了,经过半年的实战练习,我已经有了新的看法。倒是没想到还会有人留意到我那篇文章。”

     “第四层的结业课题一直都是元素矩阵的建立,人人都写过,但你的角度很新颖,让人读过之后印象深刻。说起来惭愧,我也写过元素矩阵的建立,但当时只是总结了些通用规律……”

      两人抱着书就这样站在原地聊了许久。等到快要分别时安东尼达斯突然朝他伸出手来:“不知道你有没有听说过读书会?那是我创建的一个学术交流团体,欢迎一切热衷于寻求知识的同伴。我们会在集会时交流学术,畅谈时事,分享不同领域的见闻。我能读到你的文章也是来自读书会内部的优秀论文推荐。”

      “我从来没有加入过任何团体,也不打算….”

      “别急着拒绝。”安东尼达斯诚恳的注视着他:“我希望你周末能来参加一次我们的集会。这周正好是关于魔网、龙族和蜥蜴人历史的话题。书会里有一位姊妹曾经游历过蜥蜴人的国土,她一定会带来一些你在书本上看不到的新鲜趣闻。就算结束后你选择不加入也没有关系,这趟行程绝不会让你后悔。”

      “……好吧,如果有空我会去的。”思考一阵后他实在难敌知识诱惑,加上对安东尼达斯这个人的学识的确有几分欣赏,克尔苏加德应下了邀请。


TBC


评论(8)

热度(17)

  1. 热心禽类白乌鸦红某清 转载了此文字
    求求你们看看这个au吧太好吃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