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某清

【克尔苏加德】我亦飘零久

太棒了吧

E.S的废品屋:

离开达拉然时,正是寒冬,城中大雪纷飞。他那时是众矢之的,叛逆法师。


回到达拉然时,已是深秋,城中充斥着苹果派与葡萄佳酿的甜美芳香。他如今是亡灵天灾,大巫妖克尔苏加德。


他没有想到自己会离开如此之久,见证了自己的死,见证了洛丹伦新王登基,见证了诺森德浩荡的大军,见证了巫妖王的觉醒,也见证了自己的重生。他也没有想到自己真的扮演了如此重要的角色,将历史的进程就此改变——一个达拉然下水道里来的孤儿,孤苦伶仃,就这样将这座魔法之城碾成废墟。


巫妖王果然没有辜负他,给了他权力与力量;他也如约没有辜负巫妖王,为他拿下了一个又一个城邦。


银月城已经沦陷,现在轮到了他阔别已久的家乡。


安东尼达斯在屏障里怒吼,阿尔萨斯在屏障外嘲弄。他冲着无敌发呆,希尔瓦娜斯突然回过头来,冲着他莞尔一笑,口型他读出来了,是“欢迎回家”。女妖当然是明白的。


他也没有想到,自己人生中的以一个“欢迎回家”,竟是出现在这样的情形下。


号声长鸣,大军冲进紫罗兰色的屏障。奥术光点落在骸骨之上烧得生疼,无愧于大法师的手笔。他视若无睹。不断有亡者在他们身边倒下,零落成泥。他视若无睹。他紧跟在阿尔萨斯的身旁,在熟悉的巷道之中之路,奔向躲藏在重军身后的屏障操控者。


那人他认识,那人也认识他。每个法师的奥术波动都独一无二,况且他们曾共同寒窗苦读、秉灯夜烛,他们曾坐在同一个屋檐下,共用同一张课桌,他们不可能认不出彼此来。纵使其中一个已身披锁链,面目全非。


“克尔苏加德!!!”他的故人震怒,举起了手中的法杖。


很久以后,当克尔苏加德设计死亡骑士的训练流程时,将“处决同袍”加在了最后一条。这种让士兵亲自斩断过去的做法曾一度解决了死亡骑士团组建初期的叛逆行为。只是克尔苏加德不曾真正拥有过同袍,不知道正是这样的经历激怒了众多其实,推动他们走向巫妖王的对立面。不过那都是后话了。


是大巫妖下的杀手。他担心法师会鱼死亡破,引爆自己体内的奥能与阿尔萨斯同归于尽,至少换他还能提前感知到,有个防范。后来想想,他可谓是忠心耿耿。


于是这场战役便格外令他记忆深刻。他认识他们中的每一个人:同袍,同胞,同学,教过他的人,他教过的人,厌恶他的人,嫉妒他的人——记得法师克尔苏加德的人。同时,他也开始遗忘,以往在紫罗兰图书馆中流连忘返的日子,遗忘在教室的角落孜孜不倦的日子,遗忘在许愿池边祈祷的身影,遗忘因背错了咒语而挨下的教鞭。遗忘达拉然的蓝天白云,和以为是朋友的熟人。


他给了那个教他知识的法师干脆利落的一击,让嘲弄他的人痛苦不堪地死去,有个年轻的女孩曾亲切地叫他“克尔”,他杀了她,然后把她复活成了饿鬼。


正如克尔苏加德将忘记这座城市,这座城市也将忘记他。


他发现自己比自己以为的更强大。


他们有条不紊地向城市伸出前进,途中没有一点犹豫与停歇。女要沉醉于屠杀之中,死亡骑士也在沉默中思索,克尔苏加德不知不觉成了军队的指挥者。除去不断伤害着他们的屏障残余,这场战役可以说是非常容易。


直到大法师安东尼达斯出现在他们面前。


在巫妖的记忆里,他从未见过这样满腔怒火的安东尼达斯。即使在被驱逐时也没有。当然,他这次的怒火不是冲着巫妖来的。


法师不如圣骑士那样擅长说教,乌瑟尔死前曾让阿尔萨斯踟蹰,不过这次他看上去几乎要被逗笑了。他称大法师为“老东西”,自负地认为自己可以拯救不可拯救之人。安东尼达斯则回以一声冷笑,摇了摇头。


自始至终,他都没看克尔苏加德一眼。于是大巫妖明白阿尔萨斯错了,安东尼达斯没有将王子是为无可救药的怪物。


那怪物是他克尔苏加德。


安东尼达斯倒下了,毫不意外。克尔苏加德平静地祝贺着君王的胜利,之后走到大法师的身边,弯下腰去拿他的法术书。老人还剩一口气,他望着被锁链连接在一起的骸骨,那骸骨于是也低下头来看了看他——这是个错误。


安东尼达斯拍了拍那只放在他法术书上的手骨。手骨一顿,像是被烫了一下。法师望着他。手骨取下了法术书。法师闭上了眼睛。手骨顿了一下,放下了书。


“这本书已经死了。”看到阿尔萨斯的目光,巫妖解释道,“里面的法术已经失效,文字已经被打乱,对我们没有用了。”


幸好,骑士没有多问。


幸好,老人已死。


达拉然上下雪了,一如他离开时的那样。冬天来了。洁白的雪花寂寞无声地落到地上,遮掩了鲜红的大理石街道。紫罗兰色的城堡一点点被白色侵蚀,仿佛一尊冰雪城雕。尸体在雪下的街道上起起伏伏,好似哪个没耐心的孩子遗弃在路边雪堆。钟声响起,施法者已经死去,但他留下的报时法术还是一样准时。十一下,是上午,他回家的第四个小时,学徒们该下课了。


“欢迎回家。”克尔苏加德喃喃道。



评论

热度(48)

  1. 红某清E.S的废品屋 转载了此文字
    太棒了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