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某清

【WOW同人】长夜(2)(阿尔萨斯/克尔苏加德)

虐虐哒

空谷幽兰月影残:


说好的塑料车算是开出来了(。然而天灾自带性圌冷圌淡画风让我没法好好开车,只能随便写写糊弄一下


以及最后还是刀(。




对于突然闯入他房间的巫妖王,克尔苏加德并没有显得太过惊讶。“您大可直接召唤我,我的王。”他优雅地鞠躬,尽管他并不知道巫妖王为何去而复返。怀里的比格沃斯先生敏捷地跳到了地上,绕着阿尔萨斯转了两圈,有些不情愿地喵喵叫了两声,这才识趣地贴着墙角溜了出去。


“克尔苏加德,我忠诚的巫妖。”他刻意拉长了语调,这让他的声音听起来有那么些讽刺的意味,克尔苏加德不知道自己是不是做了什么让巫妖王不太满意的事情,这样的氛围显得很反常,他小心翼翼地抬起头飞快地瞥了一眼阿尔萨斯,却发现不知道什么时候,巫妖王卸下了他厚重的头盔,一头灰白色的长发随意地披在肩头,冰蓝色的眼睛带着刺骨的寒意。


“你会无条件地服从我的任何指令,对吗?”巫妖王慢条斯理地解下了厚重的萨隆邪铁护手,忽然伸手钳住了克尔苏加德的下巴,纤细苍白的手指抚摸着他的脸颊,强迫他抬起头看着他的王。有那么一瞬间,克尔苏加德陷入了一阵茫然,阿尔萨斯指尖凝聚的法力能量带着不属于天灾的温热触感。紧接着,阿尔萨斯的另一只手顺势搭在了他的腰侧,“看着我,克尔苏加德,你在逃避什么?”


那冷酷冰寒的躯壳下像是竭力掩藏着一抹温存,一丝眷恋,他从未想过他那高高在上的国王身上会出现这样的情绪。阿尔萨斯只是静静地看着他,冰蓝色眼眸中的炽圌热光芒与多年前喷泉池里金币的反光渐渐重合,照亮了这无尽长夜。他颤抖着伸出手,拥抱那对他而言全然的灿烂光明。


“遵从您的意志,我的陛下。”


冰凉的吻落在克尔苏加德干燥的唇上,巫妖王低下头,凌圌乱的长发扫过他的脸侧,与他银白色的头发交织在一起。那具属于人类法师的纤瘦身躯在他怀里微微颤抖,直到他有些粗暴地撕开长袍的下摆,克尔苏加德一直努力维持的冷静神情才终于露出了些许破绽。


“陛下,我……”他显得有些窘迫,显然前任达拉然大圌法师似乎对即将发生的事情并没有多少心理准备。阿尔萨斯只是挑了挑眉毛:“你不能拒绝我,克尔苏加德。”说着将手伸进长袍的下摆。他知道大多数法师都很少有时间去享受自己的私人生活,这也让事情变得简单了不少。至少他还没摸几下,他忠实的巫妖便已经双圌腿开始打颤,一副快要站不住的样子。他盯着克尔苏加德的眼睛,满意地看着那通透清澈的眸子逐渐染上情圌欲的雾气,然后搂住了他纤瘦的腰,将他推倒在堆满各种笔记的桌子上。


克尔苏加德顺从地分开腿配合着他的君王,他没有说出口的是,他不但没有丝毫抗拒,甚至内心深处还有那么一丝隐约的期待。即便阿尔萨斯的动作说不上温柔,但侍奉主人原本就是他的宿命。


就算是用身体侍奉,也无可厚非。


到底是借助了太阳井的能量,阿尔萨斯有些模糊地想到,巫妖的身体比起一般的亡灵显得更加有韧性,让他有种介乎生者与死者间的朦胧美圌感。他甚至有种错觉,克尔苏加德冰冷的皮肉会在情圌欲下泛出生者的温热。在他有些粗暴地进入的那一刻,年长的巫妖仰起头发出有些痛苦的呜咽,但紧接着那声音便被阿尔萨斯搭在他唇边的手指搅动得破碎不堪。


“放松,克尔苏加德,别让我觉得我是在强迫你。”阿尔萨斯的手在他的腰间轻轻掐了一下,“我当然可以强迫你,但我更希望你是自愿的。”


克尔苏加德抬起头注视着他的国王,泪水让他的视线变得模糊,但阿尔萨斯的面容却愈发清晰。一种得偿所愿的欢欣从他的内心深处蔓延开来,与肉体正在经受的一切相交织,他不由自主地伸手抓紧了阿尔萨斯的肩膀,纤细的手指紧紧蜷曲,扣在死亡骑士的骨头上。


“我的国王……”他微不可闻地喃喃道,“当然,这是我的荣幸。”


阿尔萨斯亲吻着他不住颤抖的嘴唇,用手指轻轻抹去他脸颊上冰凉的泪水。巫妖王很少对与他交圌配的伴侣这样温柔,比起那些妖圌媚的血圌精灵,克尔苏加德在肉体上显然不会有这样的吸引力。那究竟是为什么呢?阿尔萨斯自己也想不明白。一个太过遥远的单词突兀地跳进了他的脑海里,他明知道这必然就是答案,却仍然固执地摇了摇头,将它弃之一边。


天灾的世界里没有情感的容身之所,他不过是在嘉奖他忠诚的大巫妖,仅此而已。


克尔苏加德不再压抑自己的喘息声,生前没能得到的一切,如今他已得偿所愿。忽然他的双圌腿紧紧地缠住了阿尔萨斯的腰,破碎的呻圌吟变得尖锐起来。阿尔萨斯同样搂紧了他,片刻的颤抖后,他像是脱力一般,蜷缩在了他的国王怀里。只不过仅仅一刹那后,他便意识到这样实在太过失态,勉强想要提起力气让自己站起身来,却依然被巫妖王固执地抱着。


“你的愿望,我已经满足你了。”阿尔萨斯将他抱得更紧了些,像是确认什么一般,“而我还有很多愿望,等着你为我实现。”




很多愿望吗?


纳克萨玛斯陷落,克尔苏加德的护命匣也不知所踪。昔日的浮空城如今只剩下断壁残垣,巫妖王独自一人在平台边缘徘徊,如同多年前那个被黑暗浸透的漫漫长夜。


情感是无用的,是对残存过去的牵挂,可是你这样不辞而别,却是对你的王的背叛。


惋惜与不舍同样是凡人脆弱的情绪,可是我在想你,克尔苏加德。不仅因为你还对我有用处,而且,你是克尔苏加德。


长夜将尽,但死者的世界里,不再有黎明。


END

评论

热度(26)

  1. 红某清Mélissa和小黑猫 转载了此文字
    虐虐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