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某清

逗一下

天哪天哪!我爱哨向!不过我以为会有红烧肉,结果怎么只有肉汤。哭哭啼啼

笑笑君。:


混更,并没有写完,请随意yy




他的哨兵英俊而迷人。

克尔苏加德几乎需要拼尽全力才能抑制住自己混乱的脑子不让阿尔萨斯听到这蠢话。

平日里这实在是一件太简单的小事,封闭思想是入门功课,没有哪个人会希望自己的思想被全世界听到,当然了,新生入学那几天总会格外吵闹…不过作为少有的几个必要评级能达到全A的向导,克尔苏加德是十分优秀的,这种错误不会发生…至少迄今为止,没有。

但是他正在失控的边缘,而这全他妈都是阿尔萨斯的错。

紫罗兰营地流传着许多邪门的测试,很多是正常的为了考验哨兵或向导的能力或者其配合,比如哨兵的超远距离分辨月莓汁葡萄酒还是三种有害的炼金产物,选一杯然后喝下去,或者是向导的抛硬币游戏,搜刮对方的思想,捕捉哪怕一点点的蛛丝马迹……这还都是正常的。

也有向导会比赛谁能让对方脱光衣服围着学院裸奔,在这种游戏中势均力敌基本上意味着两个人一起跑。历史上也有著名的碾压的例子,比如放弃挣扎的…我们还是不提名字,曾经绕学院三周,又唱又跳,肯瑞托学院曾一度传出消息要把他喂龙。

愚蠢,这是克尔苏加德以及大部分自命清高且幸运的从未参与或在这种游戏中落败的高阶向导的看法。

现在想起来,他实在应该保持这种看法并直接拒绝阿尔萨斯,而不是由着他把那块震动的金属塞进自己的下身。

他的哨兵用手指开拓他的身体时他就该想到,这种行为明明那么疯狂而不合逻辑,为什么他非要向这个毛头小子证明伟大的克尔苏加德的能力不可能被任何奇怪部位的刺激影响?就因为他大他两届么,这可恶的骄傲…

他原本还假设这没有什么,不济也就是一定程度的无害的痛苦,肠壁紧紧裹着那个冰凉的东西,他那时候还能端端正正的坐着帮阿尔萨斯蒙上眼睛,想想看…真是愚不可及,他原本以为不过是要在肚子里塞了一块东西的情况下去指导他对奥术一窍不通的哨兵去完成一个复杂的召唤仪式,然后叫那个不见得会不会把他们撕成碎片的召唤物打开铐着自己的锁。谁他妈发明的这个测试??谁他妈告诉的阿尔萨斯??

……

他真的只是觉得好玩而已,阿尔萨斯从未想到过这一切隐含的意义,或者他想过,只是选择去无视,但是他没有对他的向导做什么过分的事,目前还没。

他只是一边享受着克尔苏加德渐渐急促的喘息声一边意义研究手里这本天书,油墨味可以拼成字母,这很基础,但这是精灵文,他完全不认识。

这是好事,他的灵魂在欢呼。

评论(1)

热度(21)

  1. 红某清笑笑君。 转载了此文字
    天哪天哪!我爱哨向!不过我以为会有红烧肉,结果怎么只有肉汤。哭哭啼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