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某清

【WOW/阿克】时光之末

好......很好....

Raven.:

配对:阿尔萨斯x克尔苏加德

开始前一如既往的PS:脑洞来自于《巨龙的黄昏》,萨尔寻找诺兹多姆时所进入的错误时间线设定。大概是巫妖王小阿陷入时间线错乱之后遇见洛丹伦国王顾问克总的故事。BUG啥的咱就当做没看到吧【不你
稍微有一点点刀…刀糖混合才刺激。有替身梗,人物性格弱化有,单箭头也有,什么玩意儿都有,我都不知道这么一个短了吧唧的东西怎么会有那么多的元素。
观赏愉快。



阿尔萨斯,伟大的巫妖王环视着周围。几张崭新的桌椅摆在身旁,零零散散的生活用品被堆在上面,小屋不大,但是充满了生活的气息。他皱起眉头,眼神中带着难以察觉的排斥,生者在身周徘徊的感觉与以往完全不同。
这是哪?
这是在阿尔萨斯脑海里浮现出来的第一个问句。完全陌生的环境让他下意识的想要摧毁这个莫名其妙的地方,但他忍住了,霜之哀伤在手中震动着,发出嗡嗡的共鸣声。
就在刚才他还在筹划方案,下一秒却直接来到了这个陌生的,令人反感的地方。
——直到踏出木屋环视街道,他才发觉这里居然无比的熟悉,伴随自己童年的一木一草在晚风中晃动,人群交谈的声音在远处回荡着。
洛丹伦。
不,这不是他的国家,他所统治的国度早已变成了幽暗城。
阿尔萨斯少有的感到了迷惑,很显然,这里并不是天灾军团所遍及的区域,但事实正在敲击他的大脑,这就是洛丹伦王国。
厌恶感突然从心头涌起,他拖着脚步,盔甲落在地面上的声音沉重而又不稳定,每一步都带着能够冻结空气的温度。那么现在的国王是谁?执政软弱而无能的父亲?
阿尔萨斯进入了幻影界,直接向着城堡走去。
城堡内的布局变了,显得有些凌乱,但最基本的构造仍然是那样,所以他轻而易举的就到达了执政大厅。可里面空空的,什么人都没有,只有一张摆满了材料的桌子。
他重新回到生者的世界,略微蹙眉翻动着那些纸张,毫无遮掩地泄露出纸张摩擦的声音。
布莱克摩尔?那是谁。
阿尔萨斯的双眸冰冷至极,像是嘲笑般冷哼了一声。真是可笑,这种人也凭统治洛丹伦王国?就在他还在这样想的时候,一个人影从门外闪了进来,拿着一根魔杖指着巫妖王大喊。
“是谁,竟敢闯入布莱克摩尔陛下的宫殿!”
入侵者的身影因为这一声吆喝僵硬了,这声音是如此的熟悉,以至于他连头都不用回就知道来者究竟是谁。他并没有转身,仅仅只是用手指揣摩着其中的一份文件低吟着那人的名字。
“克尔苏加德,没想到你会在这里。布莱克摩尔…陛下?你刚刚是在称呼除我之外的人为陛下吗?”下一秒,霜之哀伤的刀刃就卡在了那个人类的喉咙上。身着深色法袍的男人显然被这迅捷的动作给惊了一下,身体像是被钉住一般无法移动,只能任凭阿尔萨斯以这个动作卡住他的要害部位。“我效忠的主人从来都只有爱德拉斯·布莱克摩尔国王一个。”巫妖王不能从这个人身上任何一个地方找到一点巫妖的特征,目前来看,他只是一个无用的人类法师而已。这个世界似乎和他那个不一样,即使如此,他也对此而感到怒火中烧。他抬手拿下头盔,闪动着淡蓝色火焰的双眸在暗处绽放出一朵冰花,灰白色的发丝听话的垂在身后,他注视着克尔苏加德。
而此时,那个人类法师的表情也开始变化起来。“阿尔萨斯王子?原谅我的失礼,布莱克摩尔陛下没有跟我提起过这件事,但…您怎么成这样了?”
阿尔萨斯挑了挑眉。
“我是巫妖王,统领天灾军团的君主。”克尔苏加德仍旧是那个人类法师中的佼佼者,他很好的掩藏起了眼眸里的疑惑和惊恐,可这些又怎能逃过阿尔萨斯的双眼。穿着盔甲的男子眼中压抑着一股风暴,仿佛下一秒那把散发着霜寒气息的刀刃就会夺走人类的生命。
“我不知道您是怎么变成这样的,但…如果需要帮助的话我可以提供,这是我所应该做的。”人类的气息开始变的急促起来,他每说几个单词就会停下来一会儿,像是在思考自己所说的话语是否有不得当的地方,而后又再继续。
“布莱克摩尔是谁。”巫妖王低沉而又缓慢的落下几个字,一字一句带着质问的语气,那抹冰蓝色燃烧的更加剧烈了。他发现这是个完全不同的世界,但究竟是什么模样,他需要这个世界的克尔苏加德来作出解释…这个效忠于另外一个人的克尔苏加德。
想到这里,他手中的刀刃越发开始躁动。
“阿尔萨斯王子,我知道您对于布莱克摩尔陛下的偏见…但洛丹伦需要换届,而您的父亲也不适合统治这里,他不愿屈服,陛下他就只好…”克尔苏加德觉得冷汗在顺着脖颈滑下,巨大的压迫感让他接近无法呼吸,但却仍旧镇定地以官方语气叙述着事实。
也就是这个世界中,杀掉父亲的不是他,而是这个叫做布莱克摩尔的人?
“按理来说暴风城和这里是不会有联系的,虽然不知道出了什么事,但还是希望您能不要在意。”大量的信息接连不断地冲进了阿尔萨斯的脑袋,他在不知不觉之中放下了那只僵持不下的手,眉头拧成一团似乎在思索着什么。
“克尔苏加德,把这里所有的情况都告诉我。关于洛丹伦的,关于我的。”他拎起那个脆弱人类的领子,狠劲把这个“背叛者”按在了墙上,克尔苏加德倒抽了一口凉气,他不知道为什么阿尔萨斯王子会来访,也不知道他这一身装扮是从哪来的,更不知道王子殿下哪来的这么大气性。多年锻炼出来的判断力让这个法师做出了正确的反应,现在还没被杀掉就是最好的证明。这每一言每一语触动了克尔苏加德记忆深处的一点点知识,他敢肯定的是,这个人绝对不是自己所熟知的那个阿尔萨斯·米奈希尔。
“您的?呃,不,我现在就开始讲。布莱克摩尔陛下是洛丹伦的国王,而您和瓦利安陛下则在暴风城进行治理…吉安娜女士是您的妻子,有一个孩子。”
听到吉安娜三个字的时候他发觉“阿尔萨斯”的嘴角抽动了一下,趁着他沉默的时候克尔苏加德的大脑开始飞快地运作。他曾经在书籍上看见过这些东西,莫非这是另外一个,不属于这个世界的阿尔萨斯?
他很快便反应过来了。而对于自称为巫妖王的阿尔萨斯,他可能和自己有某种意义上的联系,比现在要深的多的联系…
而阿尔萨斯在想什么呢?这里没有天灾,什么都没有,这里的克尔苏加德被凡间的政治事务所迷惑,就没有最开始的那批沾染瘟疫的粮食,自然,也就什么都没有了。
他讨厌这个世界,也讨厌这个“克尔苏加德”...即使他和那个巫妖几乎一模一样。
“我猜您不属于这里?”人类打破了寂静,他试探性的语气将出神的阿尔萨斯给拉回了现实。阿尔萨斯没有说话,就那么直勾勾的盯着他,眼神中流露出一种难以言喻的情感。
“克…人类,送我回去。”他几乎没怎么犹豫就将这句话说了出来,对上的是克尔苏加德由震惊转向为难的面容。
“这…恐怕…”他踌躇的神情丝毫没能触动阿尔萨斯的神经,他淡然地看着人类法师的脸庞,铁令如山,不可撼动。
“能,或者死。霜之哀伤需要血肉来滋养。”阿尔萨斯本想一刀解决掉这个虚假的克尔苏加德,但他发现,对上这张脸庞,他不能,对上那双灰黑色的眼睛,他更不能。
他有点怀念那个跟在他身后的巫妖了。
“我知道了,陛下,我会尽力的。”克尔苏加德的内心在哀嚎,这种事情,怎么说落就落到了他的头上呢?他只是一介人类法师,布莱克摩尔的顾问,扭正时间轴的工作从来都不是人类所能达到的境界,虽说布莱克摩尔陛下消失了有一段时间,这会让他的行动比较方便,但这还是太勉强了。
阿尔萨斯没有再说话,头盔重新被扣回到头上,晶蓝色的宝石在灯光下散发着光芒。
“我还有事情需要办,人类。”克尔苏加德本来已经放松了神经,打算带着王子回到屋子中慢慢思考,这一句话直接撞入鼓膜让他的身体小小的战栗了一下。
“我明白了,阿尔萨斯陛下,我会以最快的速度搜寻青铜龙的所在地,希望他们能够帮上您。在这之前,请您在我的屋子中呆一会儿,不要让别人看到您。”
“克尔苏加德”屋子比他想象中的要乱的多,和纳克萨玛斯的房间有着异曲同工之处。阿尔萨斯坐在那张有些破旧的小床上,注视着书桌前翻书忙碌的身影,脚下的木板被冻上了一层冰霜。
“您的那个时代是如何的,我想这样会有一点线索。”克尔苏加德不知道自己为什么要问这个问题,明知道两者毫无关联,他竟对那个充满灾难的世界起了极大的兴趣——还有恐惧。
“世界被死人所统领,在你为我一手打造的天灾军团下破碎,也是一次新生。”巫妖王空洞的声音再次响起,简简单单的说了一句话就停了下来。他举起霜之哀伤,灵魂的惨叫与哭声顺着剑刃全部释放出来,充斥着克尔苏加德的耳朵。他被吓到了,的确如此,但却又如此向往那个世界,向往着那种…通灵术。
这可能是一个人的本心与本性,无论在哪个时间线上,他都是他,带有相同的特质。
“在那个世界的我,是您的…下手吗?”克尔苏加德翻书的声音搅乱了话语,他小心翼翼地询问着,怕随便一句话说错就会一命呜呼。
“副官,唯一信任的…”阿尔萨斯的话语停顿了一下,随后才又接上。“副官,朋友,还有恋人。”
克尔苏加德整个人都僵硬了,在他叫出布莱克摩尔陛下那一瞬间的时候,阿尔萨斯眼中的滔天怒火得到了很好的解释。和男人,他的主人?他不是很能理解这件事情,阿尔萨斯的脸庞在盔甲下隐约映出一个轮廓,他呆滞地注视着那双溢出冰霜的双眼,随后才又刻意地转过头重新开始翻阅书籍。
“失礼了,阿尔萨斯国王,那么…”
“人类!别那么叫我,别用那个巫妖的叫法叫我。”阿尔萨斯厉声打断了他的话语。“抱歉,陛下。”克尔苏加德在一丝慌忙之中改了口。“时间轴会有青铜龙来修正,您不应该出现在这里。我不知道这里,或是那里,哪一个才是真正的时间线…我希望是那边,您统领的世界,也希望那边的我能好好照顾您。”
阿尔萨斯看着人类一本正经向他做出解释,甚至有一瞬间以为正在说话的人就是那个属于他的克尔苏加德,他伸出去的手在半空中停了下来,又无力的垂下,话语卡在咽喉中,窒息的痛苦很少见的再次显露出来。他沉默了很久,久到克尔苏加德以为自己又说出了什么不该说的话语。
“他在纳克萨玛斯陷落之时为了天灾军团付出了生命。”
这句话生硬地被吐了出来,冰冷的语气里夹杂着痛苦。人类法师缄默了,在得知“自己”的死亡之后不知道为何却反而平静了下来。他走上前,用带着温度的双手将阿尔萨斯的头盔再次摘下,那温度比他想象中的要寒冷许多。
“不要担心,我的陛下,您会成功的。”克尔苏加德的手指触碰着阿尔萨斯的脸庞,最后落在嘴角处,带着一种从未有过的温和。阿尔萨斯想要说服自己这并不是那个巫妖,却又对这种触碰感到了无比的怀念,让他想要将这人抱进怀里,又想要将其推开。
最后这一切的一切,全部都转化为一个粗暴而疯狂的吻。克尔苏加德的瞳孔猛然缩小了,但他也并没有推开此时此刻痛楚的阿尔萨斯。
他清楚,自己无非只是那个巫妖的替代品而已,毕竟辅佐巫妖王的不是他,而是那个接近完美的克尔苏加德。但如果这能给这个人一点慰藉,也没什么不好的。
视线的余光,他看见两个棕色的身影闪了过去。而房间中只剩下他一人,和一本摊开的书。仿佛一切都是一场幻觉一样,只有指尖和发丝上沾染的片片冰霜证明着刚才发生的事情是真实的。
可什么是真实,什么又是虚假呢?
克尔苏加德合起书,将刚才的那段记忆一并合起封尘起来,埋藏在记忆的深处。至少现在他知道了,有一个世界,他是那个伟大的巫妖王的下属。
“愿您成功,我的国王,阿尔萨斯国王。”
————————————————————————
回过神来,阿尔萨斯发现自己回到了冰封王座。符文剑无声无息的掉落在冰面上,清脆的撞击声回荡在耳边,唇上还残存着带着生者的气息,一丝温热的触感。
“不好了!入侵者已经击败亡语者女士了!”死亡骑士慌张虚渺的声音从下面传来,夹杂着入侵者充满斗志昂扬的喊叫。
阿尔萨斯在笑,笑的残忍而又痛苦。他俯身捡起霜之哀伤,战斗的欲望前所未有在血管内涌动着,血液再次流动的感觉让人感到舒畅。这场战斗为了天灾军团,为了他自己,为了战败的克尔苏加德…也为了另外一个世界的克尔苏加德。
“今日的冰封王座,将会成为这群乌合之众的坟墓。”

评论

热度(27)

  1. 红某清Frostmourne 转载了此文字
    好......很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