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某清

【克尔苏加德个人】许愿池啊,许愿池……

天哪,这个写的真是太好了。蓝瘦,香菇😿太太真高产

E.S的废品屋:

孤独,是一种无声的洪水猛兽,一种可以在寂静中摧毁一个人的力量。没有人能习惯孤独,纵使是法师也不行,不然他们就不会聚集在一起,冠以“学术协会”之名了。
很多年后,闲极无聊的冒险者会从达拉然的水池里钓上来一枚金币。“有的时候,我真希望有人能给我个热情而温暖的拥抱。”他们翻动着这枚对他们而言毫不起眼的金币,其上的署名已被人遗忘。他们嘿嘿一笑,然后把金币扔回池里,或者带回仓库。
但没人问过为什么他们总能钓起写着同样心愿的金币,这人究竟许下了多少次愿,投了多少金币?没人在乎。没人在乎。
克尔苏加德的写字台前有一面窗户。他住的很高,因此从窗户中望出去,远远的,可以望见那个雕着金鱼的许愿池。克尔苏加德每次路过那里,只要不忙,就一定会投下一枚硬币。小的时候只有铜币,后来主要是银币,再后来都是金币。
“许愿池啊许愿池…”请实现一次我的愿望。一次就好。克尔苏加德不信奉圣光,他只信奉自己的魔法。但魔法可没法给他带来一个愿意倾尽一切情感来拥抱他的朋友,因此他只好把目光投向许愿池。至少它索要的只是金币。
第一次投下硬币时他是个学徒。第二次投下硬币时他晋升为法师。第三次投下硬币时他第一次接触到亡灵魔法。第不知道多少次投下硬币时他被驱逐出了法师协会。
最后一次投下硬币时,克尔苏加德启程前往北极。
有的时候会怀疑,是否有一天他会填满这个池子。

“我所渴求的只有力量。”那天他匍匐在王座之下,狂风在他的头顶呼啸,摧毁一切情绪,只剩下冰冷的恐惧攥紧他的心脏,浸没他的灵魂。
“谎言。”耐奥祖的声音中有着赤裸的轻蔑,“你这贪婪的法师啊,这是你唯一一次说谎的机会……你会得到你想要的力量的。”
来到冰冠冰川的时候,克尔苏加德没有想太多。他的确贪婪地渴求着别人的认可与更强大的力量,但他有很多选择。他知道怎么召唤恶魔,也可以直接服侍于燃烧军团。
也许,很多年后的克尔苏加德想,当时他只是想逃离达拉然,找一个绝对没有人能找到的地方静静地死去。不得不说,那时的想法太愚蠢了。
但毕竟孤独真的可以摧毁一个人。它像是一只张着巨口的怪物,用黄澄澄的眼睛盯着你,在狰狞的笑容中用黑暗将你吞噬,碾成碎片,碾成粉末。你永远不能从黑暗中醒来,又永远不能在黑暗中睡去。
然后大巫妖从克尔苏加德腐烂的骸骨中诞生。活人的情感自此与他断了联系,杀戮和死亡带来无尽的快感。他尽情地操纵着亡者大军,他跟在死亡骑士的身旁,冰蓝色的魔法在他纤细修长的白骨指尖爆发出前所未有的强大力量。现在轮到他——大巫妖克尔苏加德来碾碎一切了。

“那为什么你的猫不远万里都要逃到我这里来?”阿努巴拉克把一只亡灵猫从甲壳的缝隙中拎出来,扔在克尔苏加德面前,“我还是第一次见到会自己使用传送法阵的猫。”
比格沃斯先生看着克尔苏加德的眼睛,弓起后背,发出恐惧的警告声。
“也许他喜欢你。”克尔苏加德说。
“这话留着骗食尸鬼去吧。”阿努巴拉克不安的动了动翅膀,“我不能理解你们人类的情绪是怎么组成的,但这只猫——你竟然还养猫——明显被你吓坏了。你在洛丹伦做了什么,能让一只死猫瑟瑟发抖?”
事实是他什么也没做。成为巫妖之后他突然变得很忙,亡灵天灾刚刚成型,作为军师,克尔苏加德有太多的事情要做。一面是诅咒教会,一面又要散播瘟疫,同时自己还要亲自上阵为嗷嗷待哺的天灾军团打下一片又一片土地。新的力量也极大的满足了他对力量的渴望,他突然间变的…很不错。


然后巫妖王陷入了沉睡,自己留守洛丹伦。


洛丹伦已经不剩下几个活人了,亡灵不需要他的管束也懂得乖乖听话。以前的将领们在死后更加好战,不需要他指挥也能以瘟疫般的速度吞噬一切生命。克尔苏加德所做的事情里,读书和研习法术占了绝大部分。没人费心去打扰他,只有比格沃斯先生偶尔跳到他的书桌上。有时他会轻轻抚摸它的毛发,直到有一天他的手指直接从比格沃斯的身上穿了过去。亡灵猫咪不愿意让他抚摸了。他让它感到不安。
他突然想溜回达拉然,往那个池子里再投一枚金币。
“你还好吗?”阿努巴拉克突然说。
“我能有什么好不好的。”我都死了。克尔苏加德想。
“你不对劲。”虫子说。
“我确信自己是个很正常的死人。”巫妖说。
比格沃斯先生发出一声嘶嚎,再次逃到阿努巴拉克巨大的身躯上。
“怪不得这只死猫那么怕你。”他说,“我还是第一次见到你这样的亡灵。”
克尔苏加德沉默了一会儿。“不必告诉巫妖王,”他淡淡的说,“我已经习惯了。”
“如果你确信这不会影响你的话。”
“当然不会,毕竟这么多年了。”

他是谁啊,他怕什么,他可是亡灵天灾的大巫妖。克尔苏加德以前所未有的气势在达拉然凋零的大街上快速行进,这座城市里已经没有什么东西能阻挡他了。就是安东尼达斯也不行。就是那个满腔怒火的精灵王子也不行。他要到紫罗兰城堡去,他要打开图书馆最深处的禁忌知识,他要……
许愿池毫无征兆的出现在他的视线里,拦下了疾行的大巫妖。多可笑啊,克尔苏加德想,这就是他那些年苦苦祈祷的地方,就连他自己也数不清在这里丢下过多少枚金币了。
就好像它真的会实现一样。到头来不过是个池子罢了。他突然间感到一股没有缘由的怒火,毁灭性的魔法力量随之而起,他应该毁掉这里,把这个可悲的小池子碾成碎片,碾成粉末。
有的时候,我真希望有人能给我个热情而温暖的拥抱。
克尔苏加德转过身,走向远处的城堡。许愿池仍然安然无恙地躺在原地。没有人注意到一枚冰制的硬币落水的声音,它悄无声息地融化在了它的金属同僚之间。

评论

热度(54)

  1. 院长的空墓穴红某清 转载了此文字
    😌有粮真好啊,再次感受到对兢的爱了~
  2. 红某清E.S的废品屋 转载了此文字
    天哪,这个写的真是太好了。蓝瘦,香菇😿太太真高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