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某清

【WOW】阿尔萨斯和克尔苏加德的26个英文单词

啊啊啊啊啊天哪炸裂!好吃

Raven.:

#阿克向
#OOC属于我,人物属于暴雪爸爸

一个小小的PS:写的比较快,时间线混乱,几乎就没怎么按照原作的设定来写【你】在这26个段子中会出现各种元素和设定,其中包括但不限于肯瑞托克尔苏加德,洛丹伦王子,炉石梗,恶搞,刀,糖,个人向,反正就是乱七八糟混在一起的一篇东西。
完全按照我开心就好的架势去写的,最后说一句,阿克真好吃。


A anticipation 期望
当克尔苏加德被打到身形聚散之时,已经不能称作是双眼的两点火焰慢慢的黯淡下来,闪烁着一丝丝微弱的光芒。在这短暂而又漫长的时间之内,他想起了很多事,但它们都随着指尖流逝在破碎的长河之中消失不见。到最后,空荡荡的脑海中仅剩了一个淡蓝色的人影,那个身影张了张嘴,似乎在说着什么。
你尽力了。
黑暗扑天盖地的压了下来,让他难以呼吸。

B bedtime 就寝时间
克尔苏加德难得的感到了些许焦虑——比格沃斯先生不见了。他几乎找遍了他能寻找的地方,都没有见到那只猫咪的身影。
直到他回到房间,看到比格沃斯先生安静地趴在那个带着睡帽的白发男子怀中。
“该睡觉了,克尔苏加德。”
他轻轻地叹了一口气,走近将身体靠在床头半躺下来。
“吾王,巫妖不用睡觉。”

C camouflage 掩饰
阿尔萨斯一直觉得克尔苏加德在心底掩盖着什么。
直至那位强大的巫妖阵亡在纳克萨玛斯也对此只字未提,他最终带着对巫妖王变质的感情进了坟墓,无人知晓,也无人将会知晓。

D different 不同的
在小小的旅馆之中挤着不少人,几张桌子上摆着一些印着人物的牌子,而面对面坐着的,则是八百辈子碰不到一起,就算是彼此看到都要绕路走的两个人。
阿尔萨斯不知道他是怎么来到这里的,完全可以说是莫名其妙,明明上一秒他还在和克尔苏加德说话。
似乎他的出现也没在这个嘈杂的地方产生什么混乱,每个人都习以为常似的对着巫妖王点点头便又投入到了与朋友的对话当中。
这太诡异了。
但阿尔萨斯也不是什么会大惊小怪的人,顺着人群看过去,有一大帮的人都绕在一个桌子周围。而对峙的两人,都是自己再熟悉不过的人。
克尔苏加德和吉安娜。
“我们终于见面了。”
“这可是你自找的。”
克尔苏加德的脸上浮现出了一种怪异的神情。
“无理取闹!现在是你闯入了我的浮空城!”
坐在桌前的身影还特意加重了“闯入”“我的”两个词。此时此刻,阿尔萨斯开始怀疑面前的这个人到底是不是他所认识的那个克尔苏加德了。

E enigmatic 难以理解的
科尔苏加德的书架上总是会摆着一大堆难以理解的书,阿尔萨斯对这个肯瑞托法师所关心的东西可谓是毫无兴趣,但他总是会以此为题让克尔苏加德给他讲述解释这些东西。
我们的法师先生在讲解的过程中会将飘忽不定的目光落在阿尔萨斯身上,其他的不好说,显而易见的是,那个王子肯定什么都没听进去。

F flirtation 调戏
“请住手,阿尔萨斯王子,这不合适。”
当阿尔萨斯回过神来的时候,他的手已经不由自主的捏上了那个法师的下巴并使其半强迫意味的面向自己,灰黑色的眸子里染上了点慌乱。
这个动作着实是有失礼仪,不知道他现在后悔还来得及吗?

G guilty 有罪的
阿尔萨斯一直都认为克尔苏加德的存在就是一个罪过,他放出了瘟疫,让无数无辜的人成为天灾军团中的一员。
在王子殿下用锤子砸开克尔苏加德的脑袋时,他有一瞬间感觉到那个巫妖的嘴角上扬了一下,仿佛已经知道未来将会发生什么一般。
而现在,他们一样了。

H hoar 灰白的
克尔苏加德成为某种意义上的死人之后,他的肤色和发丝都变成了毫无生机的灰白色,受过伤的地方几乎不会好,血肉就那么暴露在空气中,没有血液流出,也几乎没有痛感,只有连骨头都完全暴露出来的时候才会产生一些不痒不痛的异样。
阿尔萨斯冰蓝色的瞳子眯成一道缝,顺着铠甲望向那个方向——死人的触感是什么感觉呢?
他前所未有的对这个问题产生了浓厚的兴趣。

I icy 冰凉的
这个词用来形容阿尔萨斯再合适不过了,能够让血液冻结的温度整日弥漫在他的身周,就连他铠甲下的手也是冰冷的,凉的刺骨,但这双手却能给予克尔苏加德最温暖的拥抱。

J jealousy 嫉妒
阿尔萨斯陛下对于那个恶魔猎手实在是太过关注了。
克尔苏加德上一次如此想让一个人滚出自己视线的时侯还是在达拉然。

K king 国王
克尔苏加德只有一个国王,过去如此,现在如此,未来也是如此。
他叫阿尔萨斯,是统领天灾军团的巫妖王,也是他的国王。

L loyal 忠诚的
克尔苏加德总是寸步不离的跟在他主人的身后,眉目低垂,盯着地面或亦是静静的望向身前的巫妖王。
他总是能在正确的时候帮助阿尔萨斯做出正确的判断,他那颗已经腐朽没落的心是绝对忠诚的,这点巫妖王从未怀疑过。

M mission 任务
在阿尔萨斯沉睡的五年中,克尔苏加德接管了瘟疫之地的管理,从未动摇过地执行着他所接下的任务——
事实上,他也很好的完成了。

N note 笔记
阿尔萨斯曾经发现过一本盖上灰尘的笔记,流畅但不怎么工整的字迹盖满了所有空白的地方,记录的都是些他在达拉然时的研究,还有一些日常的琐事。里面有提到他,篇幅不长,但比起其他的日常显得用心多了。想到这里,阿尔萨斯的心中洋溢起了一点波澜。
果然他从那个时候就已经开始注意到我了。
其实,有的时候事实可能更过简单明了,谁知道克尔苏加德到底在想些什么呢。

O outdoors 在户外
当死亡骑士的统领和他的副官巫妖同时消失的时候,每个人都会默契的只字不提,对此视而不见,没人愿意自己给自己找麻烦。
只要全当未曾发生过什么就好。
在那天在训练场上传出可疑低吟之前,他们都还是这么认为的。

P patricide 弑父
皇冠落在地上的声音在地面上回响着。
响亮而又沉重。
温热的鲜血顺着散发着淡蓝色光芒的符文剑滴淌,滴答,滴答,落在地面上迸溅开来,形成一朵带着铁锈味的血花。
他的国度,不需要什么活人。

Q queen 王后
“克尔苏加德,这么说来你岂不是应该算是巫妖王后。”
“我的国王,比起这个,我觉得您更应该思考一下别的有必要的问题。“
“我觉得这个就很有必要。”
“…您开心就好。”

R redden 脸红
第一次亲吻落在克尔苏加德的脸颊上,阿尔萨斯注意到那泛白的肤色上漫开一盏红晕,顺着他吻过的地方一直到耳根,而本人则在原地僵硬着仿佛大脑死机一般望向他。
本着“让这个人清醒一下”的目的,阿尔萨斯再一次亲吻了他,这一吻落在稍微有些干燥的嘴唇上,用舌尖仔细沾湿过后才放开。
结果到最后,这个动作好像只是起了反效果。

S suspect 怀疑
阿尔萨斯愈发的怀疑克尔苏加德究竟会在他的猫和他的国王之间会选择哪个。
“当然是您,我的陛下。”
说这话的时候比格沃斯先生正以一个舒服的姿势趴在他的怀里,寒冷的气息从这只猫咪的口中呼出,仿佛是在向阿尔萨斯炫耀着什么。
今晚吃什么,烤猫肉吗?

T tail 尾巴
他觉得他的法术可能是出了什么问题。
克尔苏加德迅速的翻着手中的书本和日常记录的笔记,试图从其中找到什么失误之处。头顶上莫名多出的一对猫耳充分的体现出了他此时焦躁的心情,身后的尾巴晃动着磕在一旁的书柜上痛的他直接俯身蹲了下去。
“克尔苏加德,我来…”
哦,见鬼,他为什么挑了个这个时间过来。没人告诉这个王子在进门之前需要敲门吗?

U ululate 哀鸣
这种声音都已经可以说是常态化了。
在夜晚里总是会有这样的声音响起,痛苦不堪,究竟是来自外面战火蔓延的陆地还是来自于霜之哀伤,阿尔萨斯已经分不清了,尖锐的叫声在他的脑海中回荡着,甚至产生了几分刺痛感。
“阿尔萨斯陛下,您还好吗?”
旁边亡灵特有的声音响起,克尔苏加德似乎是注意到了他的异样,与此同时所有的声音都消失了,仅剩下嗡嗡的耳鸣声。
“没什么。”

V victory 胜利
艾泽拉斯的勇士们几乎打溃了所有人,闯入冰封王座,向着那位令人闻风丧胆的巫妖王拔出利剑,而阿尔萨斯则只是静静的积攒着力量,霜之哀振奋着,激动着,若是这把剑能够有自主活动的能力,怕是早已冲着那些冒险者们冲了过去肆意挥舞。
“阿尔萨斯国王。”
轻微的呼唤此时却如同炸雷一般,克尔苏加德的声音已经许久没有响起来过,自从纳克萨玛斯陷落之后就不再有过了。
“你不会就这样死的,我的国王,从来都是。”
模糊的影子这么说着。
“霜之哀伤饿了。”

W willing 心甘情愿的
克尔苏加德着手在艾泽拉斯大陆上获取了第一片土地,在那之后又建立起通灵学院传授死灵术,指引王子阿尔萨斯成为了死亡骑士中的一员。太阳之井给予了他超越了肉身的力量,而这个重生过后的巫妖却仍然将其双手奉上,效忠于他的主人。
对此,他心甘情愿。

X X-Ray 照X片
对于克尔苏加德来说,每一张照片都和照X光没什么区别,所以他对于“照相”这个行为感到了无比的排斥。

Y young 年轻
克尔苏加德一如既往的在纳克萨玛斯进行着研究,却发现有那么一个不属于这里的气息出现。
一个生者的气息。
他气冲冲地将那些满脸懵还没怎么能反应过事情来的守卫们训斥了一顿,便亲自前往入侵者的方向打算好好收拾一下这个不知天高地厚的活人。闯入眼帘的却是一个身影,金发男子挥着手中的锤子拼命击杀着面前所有向他扑过去的亡灵,圣光萦绕在他的武器上,而这个身影则是他这辈子都无法忘记的模样。
领主缓缓开口让那些完全算是送死的亡灵们退下以免造成再大的损伤,等当处理完这一切的时候,那令人作呕的活人的气息却已经向他冲了过来,王子手中的锤子高高举起在空中挥舞。
“你是谁,竟敢闯入纳克萨玛斯?”
克尔苏加德轻而易举的侧身躲过去这个还未成熟的攻击,装作漫不经心的询问着。
“我是阿尔萨斯·米奈希尔,洛丹伦王国的王子。这个地方...应该被圣光所净化!”
说完,又是迎面飞过来的锤子,克尔苏加德再一次不紧不慢的接下了他的攻击,圣光照耀的感觉让巫妖感到不怎么好受。
“回去吧,小鬼,这不是你能来的地方。”
他开了一个传送门,也没争得同意,便直接把那个金发王子扔了进去。这个王子不属于这里,也不适合进入到这里。
这也是有史以来第一个能够活着走出纳克萨玛斯的入侵者。

Z zonked 醉酒的
阿尔萨斯的酒量并没有他想象中的那么好,每次都会因为不懂得控制摄入的份量而酩酊大醉。他不经常去碰这些容易让人上瘾的液体,但事情总是会有例外,每次意外的发生都要由克尔苏加德来帮他收拾摊子。
“我昨晚做什么了,克尔苏加德?”
“没什么,阿尔萨斯王子。”
克尔苏加德很平静的回答道。

评论

热度(39)

  1. 红某清Frostmourne 转载了此文字
    啊啊啊啊啊天哪炸裂!好吃